jonne0827

穆穆vintage·LoFoTo:

【雨夜班贝格】我一直很喜欢欧洲的小雨,轻柔而浪漫。很幸运,在班贝格的这个晚上,小雨紧随着黄昏的步伐降临在这片土地上,将古城的夜幕渲染的更加美丽。

之前没修的三张,补上。

微博:@穆穆vintage

(2014年10月8日,德国班贝格)

组图和LOFTER ART明信片地址

王光光:

 棉花糖厚片 做法: http://www.xiachufang.com/recipe/100216590/


刚出炉的时候棉花糖软噗噗的 我一戳都笑了那触感好奇妙 吃起来还会拉丝呢 热的时候整体都很软呼 温了之后棉花糖表面会脆硬一点 但内里还是一样 但要是凉了就回复到棉花糖本身的样子啦 而且底层的抹酱和表面的淋酱都可以随喜好变化 总之消耗吐司很适合 


折耳猫Flamingcat:

2012年12月1日,0点11分左右,豆豆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我抱着他的尸体一片茫然,很久没有流过的眼泪完全止不住的往下掉,不停地呼唤他希望他能动一动,不停地责怪自己去年如果带他去手术说不定能提前检查出问题,不停地咒骂自己不提前几天抱他去医院。

医生说可能是膀胱无法排尿造成的肿胀,继而衰竭,直到他走的最后一刻,我们都不确定病因,只是在他鼓胀的膀胱里抽出了100ML的血尿,医生给他测过温度后担心他体温太低扛不住系统地检查,于是我们决定今晚先给他铺上电热毯恢复体温,可是终究没有熬过。

也许是感应,豆豆刚刚断气后,经常欺负他的多多竟然不顾打骂一定要凑近豆豆,愣愣在遗体旁边看了一下,然后慢慢走上来给豆豆舔着毛,最后默默的走开。。。这个夜晚他只看到我不断地抱着豆豆给他取暖,不断地给豆豆喂药擦嘴,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因此也被吓得不轻,就在我要写完这篇乱七八糟前言不搭后语的东西时他才安安静静的趴在我床头睡着了 。

09年8月14日,那时还不到一个月的豆豆跟着我们回到了家,由于太小,刚开始甚至以为可能不能存活,可他只用了几天时间适应环境和我们,便开始肆无忌惮的东窜西窜,虽然这几年有多多的加入他时不时被冷落,虽然这几年因为发情乱撒尿曾禁他足,虽然这几年我相机里多多的照片开始多过豆豆,但是我始终把他当作家人而不是一只宠物。

连夜和朋友把豆豆安葬在楼下,我每天上班回家都能看到的地方,一个郁郁葱葱充满岁月的花园。直到4个小时以后的刚才,当多多在我旁边喵喵叫的时候,我才从恍惚中惊醒,豆豆真的远去了,我再不能回家后抱起他蹭鼻子,再也不能帮他从多多手上抢回被窝,再也不能牵他去阳台晒太阳。。。

我甚至突然发现我应该在埋葬他之前留下他脖子上的铃铛,作为我对他最后的纪念,可惜我不能再去挖开泥土,就让这几天辛苦的豆豆好好的睡了吧。。。

看到老婆发的微博,我又是一阵难过,我也希望我明天起床的时候他能和多多一边一只的霸占着我的床,把我挤在角落。。。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只能庆幸我见到了他最后一面,当他最后在我怀里面痛苦的蹬着双眼的时候,我既希望他能挺过这痛苦的一关,又希望他能永远结束这种痛苦

亲爱的豆豆,你要记住,我们永远爱你~

aboutHengheng:

Wir sind sterblich, wo wir lieblos sind, unsterblich, wo wir lieben. ——Karl Jaspers (1883-1969), dt. Philosoph


失爱则如死灰,得爱则焕新生。